无卡支付之死……

文章分类:市场调查 发布时间:2018-06-07 原文作者:dede58.com 阅读( )

  标题里指的“无卡”不是通俗意义上的线上无卡业务,而是专指最近二三年出现的无卡套现钱包类产品,这类产品由于无需机具成本并且手续费十分低廉加上易操作性在网络上极易传播,深受小白们的喜爱......

  有了群众基础合需求,市场上就不缺产品,这两年出现在市场上比较有代表性的如云付、哆啦云等等风头一时无两,但这些产品皆于近期销声匿迹了,原因很简单.....涉及违规违法了!

  最早的无卡套现是网关模式,后来由于严重二清以及容易被黑吃黑,也容易被拒付,最后在市场上销声匿迹,这里略过不提,比较有代表性的无卡套现产品出现在2014年,这款产品的名字叫WJ支付,很是火热了一段时间,虽然生命周期不过半年时间....

  通过线上快捷支付的方式包装成的产品,线上快捷支付的特点就是不需要输入密码但需要验证四要素,姓名,卡号,卡背面的CVV2号以及短信验证码,才能完成支付,这款产品之所以能在短期内取得一定的成功取决于当时在2014年并没有t+0秒到的pos,其通过快捷支付的方式然后自行垫资完成了T+0到账,可谓抓住了市场刚需缺乏的痛点。

  另外这款产品的特点就是捞钱方式,采用了三级分销的模式,代理级别分为:金牌、银牌、铜牌,每一个级别的代理商有独属的U盾,有了U盾才能打开代理商后台才能发展下线,金牌的权限是可以发展10个银牌,50个铜牌,银牌的权限是可以发展100个铜牌,铜牌的权限就是卖账号激活码。(大概举例),如果要代理金牌需要50万,银联20万,铜牌5万(大概举例。)如果哪个级别的卖完了相应权限的U盾,可以继续找总部拿。

  在疯狂的捞钱的同时,问题不停的涌现,这种无卡支付模式每天都有拒付发生,但无法调单,或有调单方法但实在麻烦。并且通道方TFT支付公司内部技术也出现问题,加上各种原因造成的银行投诉日趋激烈,加上银联对支付公司的线上快捷直联银行的行为非常不喜,监管也临头。各种问题导致通道关停。这种无卡支付的可谓是在近年支付行业比较经典的案例了。

  后来又出现了几种模式,有的是基于微信公众号+H5的模式,有的是APP模式,但都是侧重于个人用户,提供T+0秒到账服务,费率0.2—0.4%之间!

  在2016年的7.30日,江苏省邳州市公安局对外公布,警方在腾讯公司安全团队的大力配合下,成功侦破“星火草原”特大网络传销案件,涉案资金2亿余元,涉及人数达150余万人,规模可谓惊人。

  据警方透露,“星火草原”是犯罪团伙在微信平台上注册的一个公众号的名称,他们打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玩手机赚钱”等激励口号来诱惑群众参与推广和运营,在该平台上介绍说,支付100、300、600元即可分别成为市级代理、省级代理、全国代理。

  各代理发展不同层级的下线元不等的返利。并且在成为星火草原的会员后,如果再付90元就能得到一个收款二维码,可以给顾客、朋友、下线等远程刷卡。

  而他们的对外宣传则显得相当“高大上”,据他们自称星火草原项目平台是由腾讯(红包秒结)、支付宝(第三方支付)、北京飞鹰软航(App软件研发,后台系统)三家实力派企业,共同打造的草根创业项目,推广以第四代的手机网络POS机为主打,集手机流量充值、健康板块、教育板块、微店商城于一体的高科技APP软件。

  该犯罪团伙开始在多个网站和社交平台上大肆推广这一新型传销模式,期间还在宣传资料中还大打支付宝、微信支付、京东支付等知名公司的名号“挂羊头卖狗肉”,实际本身没有任何真正的技术能力和项目商品。

  有偿加入 ——参加人员在扫描二维码并关注“星火草原”公众号后,支付100、300、600元不等的金额,成为“市级代理”、“省级代理”、“全国代理”,并取得发展下线的资格。 参加人员支付的费用本质就是“人头费”。

  组成层级 ——参加人员按加入上下线关系组成所谓“三级分销”模式,下级会员分别称“太阳星”、“地球星”、“月亮星”,上级会员分别称“银卡推荐人”、“金卡推荐人”、秒速赛车“钻石卡推荐人”。 参加人员通过推荐关系按层级组成传销组织的“金字塔”结构。

  发展下线 ——参加人员必须要发展人员才能获得返利,通过分享“星火草原”二维码,每发展一名下线,可从下线支付的金额中,按照一定的规则获取返利,通过返利规则激励会员发展下线。

  按人提成 ——成为“全国代理”的参与人员,直接分享二维码发展一个下线元返利,下线发展一个第二层的“全国代理”可获得180元返利,再发展一个第三层的“全国代理”可获得270元的返利。

  事实上,有心人都会发现,如今的微信、腾讯等等社交平台上已经出现很多类似的商城平台,他们大多的共同点打着创业的名义拉人头,发展下线,其实很多都是在进行传销行为。当然,最终的结局是全部被抓送去吃牢饭了。

  到了2017年,正好在96费改之后,线下刷卡手续费费率变相调高,于是市场上开始出现基于线上通道的无卡套现产品,因为大家都知道线上快捷支付和银行代扣类通道是最能满足市场需求的,只要做到“同名验证”,杜绝掉“恶意拒付”,线上转线下模式简直nice。

  做这样的无卡支付产品主要有两个主要环节,一个是交易通道(微信支付、支付宝、快捷支付、公缴类代扣通道等),另一个是代付通道(银行、银联、第三方支付公司),交易通道的接入必须要有大商户作为载体,最后商议好结算费率,结算方式即可搞定此环节。所以该大商户的真实性以及资质成为了银联、央行、支付公司的监管重点。

  另外是代付通道,大商户钱收到了,那么就要把无数用户通过交易通道刷的卡的资金清算给B端用户,如果作为无卡支付或者叫二维码收单的品牌方选择了一个提供T+0垫资服务的银行或者第三方支付公司合作,那么需要商量好垫资的成本,利润分成,风险承担责任划分,代付账单的系统对接就大功告成了。有没有到账就看代付的具体情况了,代付可能会出现单边账,出现发卡行调单,出现风控冻账,出现打款错误等等情况。而无卡支付产品的其他功能就更容易理解了,接入基于系统账户的各类功能:什么三级传销,什么卡券核销、什么二维码订单生成,什么代理商后台等系统模块。

  此类通道的真正成本可能只有几块钱一笔。大大满足了许多人的低手续费需求,这一年同名卡快捷支付+线上三级分销类无卡支付钱包产品开始风靡市场...

  但到了2018年...这些品牌成功于这样的模式,也死于这样的模式,甚至其公司创始人、高管等身陷囹圄...今年zf追求的是金融大环境的稳定,监管十分严厉,X付和X云的遭遇可能就是枪打出头鸟,抓典型以震慑宵小,但我们还是发现市场不停有此类产品推出,是无畏还是无知我们不清楚。

  早在去年我们就曾发文《对于各类无卡支付xx钱包合规性问题的担忧》中说:问题出在营销模式,这是三级分销是打着违规违法的擦边球的,另外一个就是业务模式,有很多这种xx钱包实质上是有“支付账户”的,到账需要在账户里提现,容易形成资金池,按照规定,必须用互联网支付牌照,才能有支付账户体系。

  另外一个就是使用这种xx钱包时,选择使用快捷支付套现,需要输入信用卡几要素,这个信用卡的要素信息是被前端系统记录下来的,没有相应的资质这是违规的,因为有泄漏公民个人账户信息的风险,同时最高院最高法出台规定,从今年6月1日起,非法收集公民个人账户信息是有刑事责任的。

  另外一个大环境背景就是网联出现了,这段时间很多银行都在关停代扣通道、快捷通道,据悉涉及全国范围所有此类线p平台和灰色产业以及无卡支付产品都受到了极大影响,低费率优惠类商户通道遭到严查,让快捷通道成本恢复到0.57%左右;防范金融系统性风险是今年监管的主要工作核心,所以这些动作既可以看作是例行的“风险整顿”也在人行要求的“断直连”的大背景下,2018年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的支付市场格局都将被重塑,而作为唯独的两家合法清算机构“银联”“网联”的一举一动都会格外引入瞩目。可以说是在为“断直连接网联”做前置工作。

  低费率线上通道还有没有?还有!但宽松的政策环境没有了,希望大家能在产品创新的合规性上做到不露破绽,不然楼起之时,也是楼塌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