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战 :(美)CW尼米兹、EB波特 (转帖连载1

文章分类:公司动态 发布时间:2018-09-26 原文作者:dede58.com 阅读( )

  因美军进攻菲律宾而惹起的莱特湾海战,其环境之复杂和规模之大,去世界海战史上都是空前的。莱特湾海战历时4天,现实上是在相距数百海里的几个海域持续进行多次海战和袭击的总称。此中最主要的海战有4次:1944年10月24日的锡布延海海战,10月25日的苏里高海峡海战,英加诺角海战和萨马岛海战。持续发生这几回海战告一段掉队,日本帝国海军就不再是一支强无力的海上力量了,而美国海军却节制了承平洋。日方称莱特湾海战称为菲律宾海海战。

  美军篡夺了马里亚纳群岛的南部诸岛,就冲破了日军在承平洋的内防御圈。因而,大本营从头调整了计谋摆设,以期血战到底。捍卫日本本土虽然主要,可是,固守菲律宾、台湾和琉球群岛,对于日本的平安来说也是同样主要的。只要守住这个外围岛链,日本才能把至关主要的石油从荷属东印度运往本土。于是,日本就制定了一个称为“捷号”作战的防御打算。这项作战打算含有4种作战方案:捍卫菲律宾为“捷1号”作战方案;捍卫台湾、琉球群岛和日本本土南部为“捷2号”作战方案;捍卫日本本土中部为“捷3号”作战方案;捍卫日本本土北部为“捷4号”作战方案。“捷号”作战打算同菲律宾海海战中落空的“阿号”作战打算一样,诡计集中利用舰艇部队和航空兵部队对于来袭的美军,并强调以岸基航空兵赐与仇敌以歼灭性的初次突击。

  然而,在美军进攻菲律宾的过程中,日军实施“捷号”作战一切有益前提均已丧失。在美第3舰队9-10月对菲律宾、琉球群岛和台湾所进行的多次空袭中,击毁日军飞机1200余架。美军潜艇把袭击日本油船放在相当优先的地位,因此根基上堵截了日本的输油线。如许一来,日本结合舰队的全数军力,若都以本土的港湾为基地来开展作战勾当就不可了。在这种危难的环境下,丰田司令长官只能令其舰队分隔勾当。他仅仅把几艘航空母舰留在日本本土,以便进行补缀和锻炼飞翔员,秒速赛车开奖平台而把大部门水面舰艇部队摆设在新加坡地域,由于在那里能够获得充实的燃料。

  10月17日,美军先头部队在莱特湾登岸时,日本结合舰队的军力设置装备摆设如下:日方把栗田、志摩和小泽率领的部队别离称为第一游击部队、第二游击部队和灵活部队;把小泽间接率领的从濑户内海出发的灵活编队称为灵活部队的本队。两边交火后,美便利把上述3支部队别离称为地方编队(栗田部队)、南部编队(志摩部队)和北部编队(小泽部队)。

  (1)栗田海军中将批示的战列舰、巡洋舰和摈除舰编队驻泊在新加坡附近的林加锚地。

  (2)志摩海军中将批示的巡洋舰、摈除舰编队驻泊在琉球群岛的奄美大岛锚地。该编队是为了歼灭哈尔西第3舰队的“残存”舰只而于10月15日从日本本土出航的,后来发觉日军飞翔员演讲的战果纯属虚构,便当即向琉球群岛退去。

  (3)小泽海军中将亲身率领的航空母舰及其鉴戒舰只驻泊在本州和四国之间的濑户内海。

  美先头部队在莱特湾登岸后,丰田当即下达“捷1号”作战号令。丰田虽然晓得美国的海军和空中军力大大跨越了日本的海上和空中军力,可是他认为,日本失掉了菲律宾就等于失掉了一切。若是美军占领了菲律宾,日本与荷属东印度之间的海上生命线就会堵截;结合舰队就会永久处于被朋分的形态,既无法给栗田部队弥补弹药,也无法为小泽部队和志摩部队输送燃料。如许,结合舰队就会被完全打倒,而日本则将陷于被封锁的境地。

  栗田部队衔命于10月18日午后驶离林加锚地,开往莱特湾。该部队受领的使命是尽可能躲过美第3舰队,不得已时可击败美第7舰队,以便冲进登岸水域袭击两栖作战编队。10月20日,当麦克阿瑟的部队在莱特岛篡夺登岸场时,栗田部队驶入婆罗洲加里曼丹岛。文莱港,起头补给燃料。22日晨,栗田率领该部队的大部门舰只(超等战列舰“大和”号、“武藏”号、旧式战列舰3艘、重巡洋舰10艘、轻巡洋舰2艘及摈除舰15艘),向巴拉望水道航进。美军把这个编队称为地方编队。栗田诡计率领地方编队,经由吕宋岛南面的锡布延海,穿过圣贝纳迪诺海峡,于25日破晓从北面突进菜待湾。

  22日午后,西村祥治海军中将率领栗田部队的其余舰只(旧式战列舰2艘、重巡洋舰“最上”及摈除舰4艘)从文莱出航。这是从南面临美军实施两面夹击的一部门军力。为了避开美潜艇,西村起首向北航行一段时间,然后经苏禄海和保和海驶往苏里高海峡,预备从南面袭击莱特湾的美军,以便接应栗田部队从北面实施的突击。

  志摩接到丰田的“捷1号”命此后,当即率领部队(重巡洋舰2艘、轻巡洋舰1艘、摈除舰4艘),开往澎湖列岛的马公港,然后继续南下,以便协同西村部队,经由苏里高海峡去袭击仇敌。美军把西村和志摩所率领的这两部门军力称为南部编队。

  西村部队从文莱港出航后不外数小时,小泽便率领北部编队(其军力编成为:旗舰“瑞鹤”号航空母舰、“瑞凤”号、“千岁”和“千代田”号轻型航空母舰以及由战列舰改装的、后部装有飞翔船面的航空战列舰“日向”号和“伊势”号等)从濑户内海出发。(小泽率领足以实施诱敌作战的钓饵部队出动,但把几艘舍不得耗损的航空母舰留在日本本土,以备下一步作战利用。留在日本的航空母舰有:“信浓”号、“天城”号、“云龙”号和“葛城”号4艘新造的大型航空母舰,以及“隼鹰”号和“龙凤”号2艘28000吨的旧式航空母舰。当对只要“天城”号和“云龙”号曾经完工,并按打算编入小泽舰队,但现实上尚不克不及参战。“龙凤”号是一艘15000吨的小型航空母舰。)但不克不及希望这支部队期近将发生的海战中可以或许阐扬多大感化。这是由于,日本舰载机飞翔员在台湾上空遭到极为严峻的丧失,新飞翔员的培训工作远远不克不及满足实战的需要。日本海军航空兵中可以或许熟练地在飞翔船面上起降的飞翔员曾经所剩无几。所以,北部编队的使命是,把美第3舰队从莱特湾附近向北吸引,从而使栗田、西村和志摩率领的几支部队可以或许袭击美军的登岸编队。

  丰田对其时环境的估量是准确的。他认为,虽然斯普鲁恩斯步履隆重,不敢远离塞班岛海域,可是哈尔西则是一员虎将,此次给他机遇覆灭日本的航空母舰,就必然会把他的舰队从莱特湾诱开。在这种环境下,丰田下定决心,令小泽部队不吝以三军覆没的价格去施行诱敌使命。

  如许,4支别离步履的日军部队就同时向莱特湾前进了。如斯复杂的作战步履可否成功,取决于各部队可否在时间上协调分歧,并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无线电通信能否通顺。可是,在广漠海域别离步履的几支日军编队,却往往领会不到相关其他部队步履的主要环境。

  栗田率领的地方编队在驶抵锡布延海之前就碰到幸运。10月23日,日出后约1小时,该编队在巴拉望海域遭到美潜艇“海鲫”号和“鲦鱼”号的攻击。这两艘潜艇是衔命在菲律宾近海进行巡查的。栗田的旗舰“爱宕”号重巡洋舰被海鲫发射的4条鱼雷击中,18分钟后就沉入大海。“高雄”号重巡洋舰也被击中两条鱼雷,毁伤严峻,只好在两艘摈除舰的护航下前往文莱。“爱宕”号刚被击沉,“鲦鱼”号又向“摩耶”号重巡洋舰发射数条鱼雷,并击中了它。这艘重巡洋舰因弹药舱爆炸而沉没。

  栗田及其参谋们先从“爱宕”号移到一艘摈除舰上,然后又转移到“大和”号上。如许,“大和”号就成了栗田的旗舰。24日凌晨,地方编队的其余舰只经由民都洛岛以南海域,驶入锡布延海。对23日的丧失还心不足悸的栗田曾经认识到,他率领的地方编队已被美军发觉,目前正向哈尔西(在菲律宾以东海域勾当)舰载机的战役勾当半径之内前进。

  这时,西村部队正在锡布延海南面(约距该海200海里)的苏禄海航进,志摩部队在其后面跟进,相距约60海里,也都进入了哈尔西舰载机的战役勾当半径之内。于是,此次海战的次要交战即将起头。

  在莱特岛登岸战役的第一阶段,友邦的海上部队几乎都是美国的海军部队,在登岸地区附近别离作了缜密摆设。

  设置装备摆设在莱特湾内的是获得加强的第7舰队的大部门军力,分为两栖作战编队和炮火援助编队。前者辖有运输舰、货船和突击上陆用的各类艇只。后者有旧式战列舰6艘,巡洋舰和摈除舰各若干艘,由杰西·奥尔登多夫海军少将批示。这里还有以两栖作战编队旗舰“瓦沙奇”号为座舰的第7舰队司令官金凯德海军中将和以“纳什维尔”号巡洋舰为座舰的麦克阿瑟将军。在莱特湾外稍稍偏东的海面上,设置装备摆设着第7舰队所属的3个护航航空母舰大队。这3个大队由托马斯·斯普拉格海军少将同一批示,辖有护航航空母舰18艘以及担任鉴戒的摈除舰和护卫舰若干艘,其根基使命是实施对潜、对空鉴戒以及对己方登岸部队进行援助。

  哈尔西第3舰队的战役舰只勾当在吕宋岛以东海域。为了进攻莱特岛,第3舰队的一部门军力曾经转而配属给第7舰队。所以,第3舰队的军力其时只要一个第38特混舰队。这支特混舰队下辖4个特混大队,别离由约翰·麦凯恩海军中将、杰拉尔德·博根海军少将、弗雷德里克·谢尔曼海军少将和拉尔夫·戴维森海军少将批示。这几个特混大队的军力编成并非完全不异,平均看来,一个大队约有军舰23艘,凡是包罗航空母舰2艘,轻型航空母舰2艘,新式战列舰2艘,巡洋舰3艘和摈除舰14艘。哈尔西的旗舰“新泽西”号与博根大队一路步履。米彻尔的座舰“列克星敦”号航空母舰与谢尔曼大队一路步履。作为一支海上的战役部队来讲,其时的第3舰队就是第38特混舰队,所以,哈尔西对第38特混舰队间接进行战术批示。

  美军没有碰到日本舰队的抵当,登上莱特岛后,哈尔西放松时间为其部队弥补燃料和弹药,并让怠倦的舰员稍事歇息。他认为各特混大队的补给工作该当轮番进行,便令麦凯恩大队回乌利西群岛去进行补给。但这时接到“海鲫”号潜艇的来电:“栗田部队由西面来袭!”明显,日本舰队寻机决战。哈尔西仍然号令麦凯恩的特混大队继续向东南航行,回乌利西去加油,同时号令其他3个特混大队与油船汇合,待加油完毕后,驶往菲律宾的近海。这3个特混大队天黑后呈扇形展开,至10月24日破晓前,谢尔曼大队已进至吕宋岛附近海域,博根大队进至圣贝纳迪诺海峡附近,戴维森大队进至莱持湾附近海域。6时30分前,各大队均摊出侦查机,向西、西北和西南进行搜刮。

  24日9时稍过,戴维森大队派出的侦查机在苏禄海发觉日军南部编队的先头部队——西村部队,并当即予以袭击。成果,“扶桑”号旧式战列舰和1艘摈除舰受轻伤,可是都未减慢航速。此后不久,第5航空队的轰炸机也在苏禄海发觉了南部编队的后续舰队——志摩部队。金凯德认为这两个舰群同属一个编队,并准确地判断出,这支编队的前进方针是经由苏里高海峡驶往莱特湾。因而,曾经采纳办法,加强了莱特湾接近苏里高海峡一带的防御。

  这时,哈尔西得知,在离此地很远的北方,也呈现一支更大的日军编队,因此对这支军力较小的南部编队就没很注重。8时10分,博根大队的1架飞机发觉,栗田率领的地方编队正要进入锡布延海。哈尔西把日军的南部编队留给金凯德及其第7舰队去对于,则号令戴维森和谢尔曼两个大队以最快航速向位于两头的博根大队挨近,诡计以其全数航空军力来挫败栗田部队的进攻。同时他号令麦凯恩大队当即返航,放松时间在海长进行加油,而后待命。

  10月24日,从第3舰队3个特混大队的航空母舰上先后起飞5批飞机轰炸栗田舰队。虽然日军地方编队这时没有任何空中保护,可是仍然对峙横渡锡布延海,问圣贝纳迪诺海峡标的目的冲破。15时许,栗田部队的4艘战列舰均中弹负伤,“妙高”号重巡洋舰丧失作战能力,已向西撤离。特别是“武藏”号超等战列舰先后多次被鱼雷和炸弹击中,已远远落在战役序列之后。此日的最初一次突击集中袭击了已遭重创的“武藏”号。该舰被击中19条鱼雷和l7颗炸弹,终究倾覆,连同舰上残存的对折舰员(1100人)一路沉入锡布延海。

  得不到空中援助而遭到美军航空军力狠恶袭击的栗田,在无线电里叫苦不及,后来只好号令其地方编队改变航向,临时西进。

  栗田部队之所以没有获得航空援助,是由于吕宋岛的日军航空司令部认为,只要以岸基航空兵间接袭击美航空母舰特混大队才能愈加无力地援助地方编队。日军突击培训出来的飞翔员也认为,与其在己方航空母舰上空冲击美机,不如期待战机,由岸上突击美方航空母舰。因而,10月24日晨,吕宋岛基地的侦查机发觉谢尔曼特混大队后,日机当即倾巢出动,对其进行突击。

  谢尔曼大队的舰裁机正预备起飞前往袭击地方编队时,得知有一批日机正向本队飞来,谢尔曼决定轰炸机和鱼雷机暂缓出击,并当即送回机库,所有战役机起飞挑战,而航空母舰大队则进入暴风雨区,以规避空袭。身经百战的美国飞翔员犹如“猎取马里亚纳火鸡”那样,痛击了这批初出茅庐的敌手。在此次空战中,没有1架日军飞机飞临谢尔曼大队上空进行攻击。可是,9时30分稍过,空中已看不见日军飞机,美航空母舰特混大队从云雨区驶出,预备收受接管飞机时,1架轰炸机从云中爬升下来,对“普林斯顿”号轻型航空母舰实施攻击。该舰飞翔船面中弹,汽油从炸坏的飞机向四面飞溅,火势延伸到机库。6架装上鱼雷的“复仇者”式鱼雷机,因推迟出击而停放在机库船面上,这6条鱼雷接连爆炸,两部起落机和大部门飞翔船面被炸毁。

  在这种环境下,谢尔曼已不克不及遵照哈尔西的号令率领本队向博根大队挨近。他派几艘巡洋舰和摈除舰支援燃烧着的航空母舰,其余舰只则在附近水域勾当,以便需要时对“普林斯顿”号等舰进行援助。快到半夜时,谢尔曼的其余3艘肮空母舰派出飞机去袭击栗田部队。

  这时,小泽的北部编队也进至吕宋岛东北端英加诺角附近海域,其侦查机发觉了谢尔曼特混大队。11时45分,小泽号令突击机群(76架飞机)起飞。这几乎就是小泽能够投入作战的全数航空军力。一小时后,恰在谢尔曼预备派出第2突击机群去袭击日地方编队时,美军雷达发觉日机来袭。这一次,谢尔曼起首号令突击机群当即起飞,接着号令其战役机起飞迎击日机。美军“恶妇”式战役机打得很是超卓,竟使日军的此次来袭一无所得。加入此次空袭的日军飞机,约有20架逃往吕宋岛,其余全数被击毁。

  “普林斯顿”号航空母舰的损管队虽曾一度节制住了舰上的火势,但到下战书未毁灭的火焰又延伸到鱼雷舱,惹起狠恶爆炸,把舰尾和飞翔船面后部炸毁。该舰炸飞的钢铁断片纷纷落到旁边的“伯明翰”号轻巡洋舰上,使这艘巡洋舰的舰员就地灭亡200余人,负伤约400人。此后不久,“普林斯顿”号舰长即号令弃舰。

  进攻莱特岛虽然是哈尔西的中承平洋部队和麦克阿瑟的西南承平洋部队配合实施的一次登岸战役,可是没有一个同一批示整个战役的总批示官。第3舰队司令官哈尔西附属于坐镇珍珠港的尼米兹将军,而尼米兹是直属华盛顿参谋长联席会议的;第7舰队司令官金凯德附属于亲临莱特湾的麦克阿瑟将军,而麦克阿瑟也是直属于参谋长联席会议的。美军统帅机构认为,哈尔西和金凯德虽然各自独立作战,也不会有多大问题。他们两人都是久经沙场的宿将,这两支舰队必然会亲近共同,协同作战的。可是,这两位舰队司令官对本人在此次作战中所担负的特定使命却各有本人的理解,这就成了后来共同不敷默契的根源。

  不问可知,第7舰队把登岸输送队护送到莱特湾,接着还要对上陆战役实施近距离援助。可是,保护登岸地区,防止遭到敌海军军力袭击的使命,应由哪个舰队来担任呢?尼米兹的作战打算已明白划定,由哈尔西担任“保护并援助西南承平洋部队”。因而,金凯德认为,保护第7舰队的两栖作战编队是第3舰队义不容辞的使命。用金凯德的说,第7舰队的使命是“遣送登岸兵上陆,并援助其实施岸上战役。因而,第7舰队的舰只仅仅照顾少量的穿甲弹,而各护航航空母舰装载的弹药也不是鱼雷和重磅炸弹,而是爆破弹和杀伤弹。总之,我们底子未预备进行海战。”

  尼米兹还在打算中划定:“如无机会,或者可以或许缔造前提歼灭日本舰队的大部门军力,那么,这种歼敌步履就成了第3舰队的根基使命。”因而,哈尔西认为,策3舰队的使命是进攻,而不是防御。他后来写道:“我的职责是率领第3舰队去袭击日本舰队,而不是去庇护第7舰队。”

  10月24日凌晨,金凯德封锁了接近登岸地区的苏里高海峡,预备在这里阻击日军的南部编队。这时,哈尔西则集结一切能够参战的航空军力,以对于强大的栗地步方编队。此日下战书,地方编队经锡布延海继续东进,明显是预备冲破圣贝纳迪诺海峡。哈尔西认为,必需预备进行水面舰艇部队之间的海战。15时12分,哈尔西向所属各批示官发出电报,下达“战役打算”,预备从博根和戴维森两个特混大队抽出战列舰4艘、重巡洋舰和轻巡洋舰各3艘、摈除舰14艘和“新泽西”号旗舰,构成第34特混舰队,由李海军中将批示。

  哈尔西在这项打算中写道:“上述摆设对明天的海战极为主要。请相关人员作好预备,如发生水面舰艇之间的海战,就从第38特混舰队中抽调上述军力,构成第34特混舰队,起首与敌交战”。

  哈尔西15时12分的急电,虽然没有间接拍发给金凯德,可是第7舰队截收到了这份电报,金凯德读后十分对劲。金凯德没有截收到哈尔西后来发出的其它电令,他认为哈尔西仍按上述急电在实施战役,已有一个强大的水面舰艇部队正在固守着圣贝纳迪诺海峡。所以金凯德说:“哈尔西怎样会放弃施行这个缜密的战役打算呢?这是不成理解的。”

  栗田部队已进至锡布延海,西村部队和志摩部队已进至苏禄海。由此可见,日军预备对莱特湾的美国水面舰艇部队从两个标的目的进行夹击。可是,日本的航空母舰部队事实在哪里呢?在如斯大规模的海上步履中,日军不会晦气用它的航空母舰部队。据哈尔西判断,美军起头在莱特岛登岸时,日本的航空母舰部队必定还在日本近海勾当,目前曾经南下,预备协同南部编队和地方编队袭击莱特湾的美军。

  正如美军所揣度的那样,小泽的航空母舰部队确实还在北方。而且为了惹起美军的留意,居心让烟囱冒烟,利用各类频次进行无线电通信,号令在前方担任鉴戒的水面舰只尽量同第3舰队发生接触。在整个上午和下战书的前一段时间,担任对北面海域进行搜刮的谢尔曼大队,只顾对于日军的空袭和保护正在燃烧着的“普林斯顿”号航空母舰,可巧没有派出侦查机。薄暮前,美军侦查轰炸机终究演讲,在东北偏北190海里处发觉日本航空母舰部队。米彻尔将此环境向哈尔西作了演讲,谢尔曼派出一艘巡洋舰利用鱼雷将“普林斯顿”号击沉。

  哈尔西终究弄清了日军几支军力的位置。环境曾经证明,本来的估量是准确的:驶往苏里高海峡的南部编队、驶往圣贝纳迪诺海峡的地方编队和从日本本土南下的北部编队,都在向莱特湾标的目的作向心活动。哈尔西决心挫败日军的此次步履。他认为日军的南部编队较弱,金凯德所属部队完全能够对于。按照飞翔员演讲,日军地方编队的舰炮、射击批示仪和通信设备等,均遭到严峻毁伤,哈尔西认为这部门敌舰金凯德舰队也对于得了。不久,又接到一份演讲,说日地方编队曾经转向,向西撤离,哈尔西就愈加安心了。如许,就只剩下以航空母舰为核心的北部编队了。这支编队还未遭到毁伤,其战役勾当半径比其它编队大数百海里。鉴于这种环境,哈尔西则把歼灭这支北部编队作为首要使命。他认为,在可供选择的几种方案中,与这个敌手交战无疑是上策。

  哈尔西当然能够倾全力捍卫圣贝纳迪诺海峡,期待日军北部编队接近时予以迎头痛击。然而哈尔西没有如许做,由于如许做就把第3舰队置于日本的航空母舰编队与岸基航空兵之间,将遭到两面夹击,遭到日航空母舰舰载机的“穿越”轰炸。在菲律宾海海战中,米彻尔的轰炸机群先发制人,一举炸毁了关岛的机场,日军就无法实施“穿越”轰炸了。可是,此次要炸毁日军在菲律宾的全数航空基地,就不那么容易。

  哈尔西也可在以航空母舰群进攻日本北部编队的同时,派出第34特混舰队防守圣贝纳迪诺海峡。可是,他没有用这种打法,由于他把日军岸基航空兵和舰载航空兵的力量估量过高。哈尔西认为,第3舰队若分为两个编队别离步履,与整个舰队同一步履比拟,遭到的丧失将会大得多。他但愿本舰队的全数舰只同一步履,如许,既可利用所有舰只的火炮加强航空母舰的对空防御,也可使航空母舰的舰载机来加强对所有舰只的空中保护。

  哈尔西置圣贝纳迪诺海峡于掉臂,而集中其全数军力突击日军的北部编队。不外,这种决择就等于放弃对莱特岛登岸部队的保护。哈尔西说,他之所以采纳这种打法,是由于:“可使己方舰队阐扬最大的突击力量,在作战中握有自动权,并有可能告竣最大的俄然性。即便日本的地方编队在此期间冲破圣贝纳迪诺海峡,进入莱特湾,那也只是诡计对美军的登岸步履进行袭扰。据飞机演讲,这支编队的舰只曾经遭到严峻毁伤,只能进行一些袭扰,已不成能形成很大体挟。我认为,金凯德手中的军力足以击退地方编队的来袭。”

  24日20时,哈尔西定下决心,走进海图室,指着海图上标有日军北部编队的位置(敌我相距约300海里),对参谋长罗伯特·卡尼少将说:“这就是我们要去的处所,按号令舰队北上!”

  卡尼海军少将当即发出如下电今:麦凯恩大队以最快航速向第3舰队的其它大队挨近;戴维森大队和博根大队向北航进;谢尔曼大队于午夜与上述两个大队汇合;第38待混舰队的战术批示官仍由米彻尔担任,望25日晨,对小泽北部编队实施突击。接着,又以哈尔西的表面,电告金凯德:

  金凯德认为第34特混舰队曾经编成,哈尔西上述电报的意义,只是派出3个航空母舰大队北上。金凯德将第7舰队的大部门炮火援助舰只派去封锁苏里高海峡,并痛击来袭的南部编队。金凯德认为有第34特混舰队封锁圣贝纳迪诺海峡,所以比力安心。可是,为了防止不测,仍对北部海域进行巡查。24日日掉队,派出PBY型夜航水上飞机,25日破晓又从护航航空母舰派出飞机对北部海域进行搜刮。然而,考虑到第3舰队的舰载机很可能在锡布延海勾当,为了不在夜间发生误击,第7舰队未向锡布延海派出飞机去搜刮和跟踪栗田部队。PBY型飞机飞经圣贝纳迪诺海峡上空的时间偏早,而护航航空母舰的舰载机飞经该海峡的时间又过晚。成果,先后两批飞机都未发觉仇敌。

  哈尔西在提及关于袭击日本北部编队的决心时写道:“若是碰到同样的环境,并控制同样的谍报,我还会这么干”。在哈尔西和绝大大都美军批示官看来,其时呈现的日航空母舰部队是对美军此次作战的最大体挟。据谢尔曼的侦查机演讲,仅无数艘日航空母舰在北部海域呈现。哈尔西不相信这是日航母编队的全数军力。当然,他并不晓得,小泽航空母舰群南下不外是充任钓饵罢了,小泽的航空母舰军力已大部被歼。在把当前方针与最初打败日本的久远方针加以考虑之后,哈尔西认为,他对整个和平的最大贡献就是紧紧抓住面前这个战机,大大减弱日海军航空兵的战役力。对此,列位参谋也完全附和。

  哈尔西完全相信,金凯德的队部既有能力对于驶向苏里高海峡的日军南部编队,也有能力抗击已受重创的栗地步方编队(若是它冲破圣贝纳迪诺海峡袭击莱特湾的线日薄暮,日美两边的军力对好比下:栗田、西村和志摩3支部队的军力为:新式战列舰4艘、旧式战列舰2艘、重巡洋舰8艘、轻巡洋舰3艘、摈除舰19艘。金凯德的军力为:旧式战列舰6艘、重巡洋舰4艘、轻巡洋舰4艘、摈除舰21艘;此外,还有护航航空母舰16艘,以及为护航航空母舰担任鉴戒的摈除舰9艘、护卫舰12艘、鱼雷艇39艘。

  哈尔西清晰地晓得,他如许做是要冒必然风险的。不外,迄今为止所取得的军事胜利多半都是冒了必然风险的,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此外,哈尔西还注释说:第3舰队的根基使命是“歼灭日本舰队的主力”,而他其时的所作所为恰是为了完成这一根基任务。

  哈尔西深信本人所采纳的步履是准确的,所以,秒速赛车虽然收到“独立”号航空母舰夜航巡查机的演讲,得知“栗地步方编队转向东进,又向圣贝纳迪诺海峡驶来,而该海峡久已不亮的导航灯灯塔等又亮了”,可是他并未改变决心。同样,哈尔西的决心也未因博根海军少将和李海军中将对北进持犹疑立场而有所摆荡。米彻尔未向哈尔西提出任何建议,未采纳参谋们要他建议哈尔西率领战列舰编队返航南下的看法。米彻尔说:“若是哈尔西需要我提出建议,他就会收罗我的看法。”谢尔曼大队于10月24日23时45分与博根、戴维森两个大队汇合。1小时后,发觉日本的地方编队经由圣贝纳迪诺海峡,从哈尔西部队的背后驶入菲律宾海。

  24日日落前不久,栗田率队转而向东航进,再次驶往圣贝纳迪诺海峡。此后不久,栗田收到一份丰田副武自东京发来的措词峻厉的电令:“愿上天保佑,努力突击!”

  丰田的号令意味着,不管碰着什么坚苦,也不管付出多大牺牲,都要坚定对莱特湾实施突击。

  栗田充实估量到,一进入承平洋,就可能遭到伏击,但却出乎预料,什么也未发觉。其时,在栗田部队与鉴戒军力亏弱的美军登岸运送队之间,仅有第7舰队的几个护航航空母舰大队在莱特湾以东海域勾当。栗田部队驶出圣贝纳迪诺海峡时,竟未被第3舰队发觉,由于“独立”号航空母舰的夜航巡查机已衔命向第38特混舰队的前方飞去,搜刮日军的北部编队,因此遏制了对地方编队的跟踪。

  虽然丰田的诱敌战术获得了成功,可是,无论其时仍是过后,栗田对此都一窍不通。小泽用无线电发出的关于哈尔西舰队正全力追击北部编队的传递,日本其它部队的批示官均未收到。

  美军抽出7艘摈除舰构成一个反潜巡查队,从10月20日起头,在通往莱特湾的苏里高海峡北部进行不间断的巡查。不久,又派出鱼雷艇队在该海峡南部和中部进行巡查,从而加强了这里的防御。10月24日,发觉正在接近的日军南部编队后,莱特湾内能够投入战役的39艘鱼雷艇均被派往海峡南口去施行巡查使命。每3艘鱼雷艇为1组,按必然间隔设置装备摆设在摈除舰鉴戒绒以南,接近保和海水域。24日上午,金凯德司令官向第7舰队下达事后呼吁,预备抵当日本水面舰艇部队的夜袭。3小时后,他号令奥尔登多夫将军派炮战舰只去封锁苏里高海峡北口。金凯德确信,第3舰队正预备抗击从北面来袭的日本舰队,所以他把第7舰队的炮火援助舰只(旧式战列舰6艘、重巡洋舰和轻巡洋舰各4艘以及摈除舰21艘)全都派去封锁苏里高海峡。

  美军在军力上占极大劣势,奥尔登多夫不只决心要击退仇敌的来袭,并且要将其全歼。但因贫乏穿甲弹,就筹算在近距离实施短促的炮战。美军预备参战的战列舰多是珍珠港袭击时被击毁,后来修复的舰只,设置装备摆设在摈除舰鉴戒线的北面,在海峡北口待机。如许设置装备摆设,既可使己方的战列舰群能有宽阔的水域进行灵活,又可使从南面来袭的日本舰队遭到狭小海峡的限制,难以灵活。需要时,美战列舰群还可敏捷转移,以保护莱特湾东口。奥尔登多夫号令巡洋舰在战列舰的两翼展开,并将摈除舰设置装备摆设在两翼的前面,以便对敌实施鱼雷攻击。如许,诡计从南面进入苏里高海峡的日本编队,必将起首碰到龟雷艇的袭击,接着遭到摈除舰的鱼雷夹击,最初,还将遭到曾经占领T字横头阵位的战列舰群和巡洋舰群的舰炮突击。

  西村部队在志摩部队前方航进,相距40海里,横渡保和海,闯入美军严阵以待的伏击海域。这两支日军虽然衔命协同作战,可是他们的批示官之间没有间接进行通信联系。志摩还不晓得他已被美陆军轰炸机发觉,仍然连结着无线电寂静,诡计率其支援部队闯入莱特湾,给美军以俄然袭击。此外,志摩所以避免与西村进行无线电联系,还由于他的资历比西村深。若是西村海军中将晓得志摩亲身出征,按照日军的愤例,这两支部队的战术批示必经由志摩担任。可是,志摩感觉,他对此次作战的打算并不细致领会,在这环节时辰改变批示关系可能惹起紊乱。而西村又有他本人的一套打法,情愿零丁步履。

  24日晚,西村获悉栗田部队在锡布延海遭到大规模空袭,前进受阻,难以按照原定打算达到莱特湾。西村为了在天亮前进入莱特湾,而把步履时间提前。自10月24日23时至25日2时西村部队遭到美鱼雷艇的袭击。这些鱼雷艇虽然缺乏战役经验,发射的鱼雷没有击中日舰,可是他们却对奥尔登多夫控制敌情起了庞大感化。鱼雷艇队把西村部队进入海峡的环境,随时向上级作了演讲。

  25日2时30分,美5艘摈除舰投入战役,这是苏里高海峡的一次次要战役。向鱼雷艇队发出撤离疆场的信号后,摈除舰部队分为两个分队沿苏里高海峡全速南下,从工具两个标的目的对敌舰发射47条鱼雷,接着又施放烟幕,尔撤退退却出战役。摈除舰部队虽然遭到日本舰队的狠恶炮击,可是没有遭到任何丧失。在此次战役中,西村部队的2艘战列舰被击伤,1艘摈除舰被击沉,还有2艘摈除舰被击伤。“扶桑”号战列舰因受伤而退出队列,不久发生爆炸,舰体折断沉没。西村的旗舰“山城”号战列舰虽被击中1条鱼雷,但仍在“最上”号重巡洋舰和“时雨”号摈除舰的保护下继续前进。

  这时,奥尔登多夫实施持续突击,起首派出左翼摈除舰分队,接着又派出右翼摈除舰分队进行鱼雷攻击。成果,又有3条鱼雷射中“山城”号战列舰,并击沉1艘曾经丧失灵活能力的摈除舰。3时51分,当西村余部离美军主力舰只的设置装备摆设线米时,奥尔登多夫的巡洋舰群起首开炮;1分钟后,战列舰发觉方针也接着开炮。18分钟内,共发射406毫米和356毫米炮弹约300发,208毫米和152毫米炮弹4000余发。在美军炮火的狠恶轰击下,“山城”号战列舰起头下沉,“最上”号重巡洋舰轻伤起火,几乎完全丧失了灵活能力;向右转舵的“时雨”号摈除舰被击中1发炮弹,但未爆炸,另无数发近失弹将该舰炸伤。4时09分,奥尔登多夫得知,正在撤出战役的右翼摈除舰分队遭到友军的误击,则命令遏制火炮射击。“艾尔伯特·格兰特”号摈除舰遭到友军舰和敌舰的夹击,中弹19发,有34名舰员灭亡,该舰已丧失战役力。在此次战役中,这是美军遭到的独一丧失。

  这时,志摩部队一面抗击鱼雷艇队的袭击,一面向前冲破。美鱼雷艇发射的1条鱼雷击中“阿武畏”号轻巡洋舰,使其航速降到10节。这时向北望去,只见一片浓密的硝烟冲天而起,透过洋溢的烟雾模糊可见射击的闪光和曳光弹呈弧形擦过天空。4时10分,舰炮射击遏制,志摩部队从已被炸成两截、还在燃烧的“扶桑”号旁边通过。志摩认为这是“扶桑”、“山城”两艘战列舰的残骸。10分钟后,志摩发觉右前方一艘军舰起火,似乎停在海上不动,后来认出这是“最上”号重巡洋舰。紧接着,雷达发觉前方有方针,志摩号令摈除舰前往攻击,而他本人则当即右转90度。如许,既可使己舰发射的鱼雷不致于误伤“最上”号,又可使己舰不因友舰射击的火光而表露方针。志摩的旗舰“那智”号重巡洋舰转入新航向照直前进时,与“最上”号相撞。其时,“最上”号正以8节的航速向南航进。

  志摩当即号令摈除舰返航,然后率领所部在受伤的“时雨”号和起火的“最上”号后面跟进,起头沿着海峡向南撤离。明显,志摩部队曾经中了美军的潜伏。志摩认为没有需要使本人的部队也象西村部队那样遭到被歼的命运。他收到地方编队的最初一份电报是:栗田部队在锡布延海向西撤离,后来再未获得北部编队的任何动静。在这种环境下,志摩认为,临时撤离是上策,以期另寻有益战机,协同栗田部队和小泽部队再次对莱特湾之敌进行夹击。

  雷达发觉志摩部队起头撤离后,奥尔登多夫当即派出巡洋舰和摈除舰进行追击。在晨光中,美军终究用视力看清了成纵队撤离疆场的日军南部编队,航行在最初的就是“最上”号重巡洋舰。美舰对已受伤的“最上”号开炮,再次使其起火;而后,退出战役,以规避日舰的鱼雷攻击。后来,有几艘美舰碰到西村部队的一艘受伤的摈除舰,将其击沉。日军南部编队的残存舰只——巡洋舰4艘和摈除舰5艘,冲破美鱼雷艇队的伏击,夺路撤到保和海。第7舰队护航航空母舰编队又派出舰载机前去保和海对日舰进行追击,终究使皮开肉绽的“最上”号丧失灵活能力。舰员离舰后,日军本人将其击沉。西村部队只剩下“时雨”号这一艘摈除舰,还被打得疮痍满目;而出摩部队仅有“阿武畏”号遭到重创,其余舰只均可继续作战。

  合理美军追歼残敌的时候,奥尔登多夫收到一份令人惊讶的敌情传递:栗田率领的地方编队曾经冲破圣贝纳迪诺海域,在萨马附近海域呈现,正在对第7舰队最北面的几艘航空母舰实施突击。奥尔登多夫命令当即遏制追击,敏捷集结军力。同时他又号令刚突袭过“最上”号的护航航空母舰的舰载机到塔克洛班加油,而后当即前往袭击栗田部队。

  金凯德陷入窘境之中,他晓得整个第3舰队远在北方,在短时间内难以获得它的援助。他还考虑到,志摩部队虽已撤离,但有可能再次冲破苏里高海峡,前来袭击美国的登岸输送队。因而金凯德号令奥尔登多夫率领其部队急速前往莱特湾,以便同时保护该湾南面和东面的两个入口。奥尔登多夫将其军力一分为二,令一部门军力向东,前往约25海里的海域,以援助遭到日军突击的护航航空母舰大队。其实,这种法子也起不了多大感化。即便派去的舰只可以或许及时赶到作战海域进行援助(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舰上的穿甲弹所剩无几,也难以进行追击,未必可以或许达到援助的目标。

  10月25日凌晨,当栗田部队冲破圣贝纳迪诺海峡进至外海,西村部队和志摩部队冲进苏里高海峡时,哈尔西和米彻尔正率领博根、戴维森和谢尔曼3个特混大队向北急驰,以期袭击小泽部队。2时稍过,第38待混舰队派到前方侦查的“独立”号航空母舰舰载机,用雷达发觉两个别离勾当的日水面舰艇编队。这恰是小泽北部编队的前卫和本队。小泽编队在前一天禀成两个舰群勾当,以便惹起美军的留意。这时,这两个舰群正向汇合点航进,预定于25日6时汇合。哈尔西得知发觉仇敌后,当即命令构成第34特混舰队,并将第3舰队所属的6艘战列舰也编入此中。哈尔西率领这支强大的水面舰艇部队急速前进,以便当用大口径舰炮击沉已被炸弹炸伤的落伍日舰或能够追上的任何日舰,继米彻尔舰载航空兵之后进一步完成歼敌使命。

  破晓时,在船面上待命的180架飞机随侦查机起飞。1小时后,第38特混舰队的侦查机又发觉了日军的北部编队。这时,小泽的两部门军力曾经汇合,共有大型航空母舰1艘、轻型航空母舰3艘、航空战列舰2艘、轻巡洋舰3艘和摈除舰8艘。美突击机群在空中获得及时的指导,8时稍过就看到了日北部编队。美军的轰炸机和鱼雷机冲破日军的严密防空火网,飞近方针实施攻击,“恶妇”式舰载机击落了起飞迎击的十几架日机。美攻击机群击沉1艘摈除舰,轰炸了“瑞风”号和“千岁”号轻型航空母舰,并对“瑞鹤”号大型航空母舰发射了鱼雷。“千岁”号的舰体(水线下)被击穿,不久沉入大海。“瑞鹤”号因舵机失灵,曾经落伍,小泽不得不移到“大淀”号巡洋舰上继续批示战役。10时美突击机群再次来袭时,日北部编队的舰只曾经分离在一片广漠的海面上。一个轰炸机队袭击了“多摩”号巡洋舰,位其航速降到10节;另一轰炸机队袭击了曾经丧失灵活能力的“千代田”号轻型航空母舰,使其起火,并起头倾斜。

  这时,伴同第34特混舰队一路步履的哈尔西,二心想在前方的水天线处发觉日舰,往北越追越远。25日4时12分,金凯德曾电告哈尔西:第7舰队的水面舰艇部队正在苏里高海峡同日水面舰艇部队交战。接着又问道:“第34特混舰队能否在保卫着圣贝纳迪诺海峡?”可是,因为通信联络欠好,直到6时48分哈尔西才收到金凯德的上述电报。哈尔西收到电报后当即回电:“不,不是如许,第34特混舰队此刻正与航空母舰群一路同日航空母舰编队交战”。这个回答使金凯德大为惊讶。

  8时哈尔西获悉:日舰队已在苏里高海峡被击退,但这份电报又是迟迟才收到的。因而,哈尔西认为,第7舰队这时曾经无力量为菜特湾的两栖作战编队供给需要的保护了。20分钟后,哈尔西又接到一份迟到的电报,也是要求援助的。这是克利夫顿·斯普拉格海军少将发来的。第7舰队有3个护航航空母舰大队在莱特湾担任鉴戒使命,A·F·斯普拉格是此中一个大队的批示官。斯普拉格大队其时正在萨马岛附近水域勾当,栗田的地方编队俄然呈现,并对其进行突击,因此发报向哈尔西求援。可是,哈尔西并不感应惊讶,他说:“我如有16艘护航航空母舰原有18艘护航航空母舰,此中2艘为了运输需要改换的飞机,已于前一天驶往摩罗泰。的话,在奥尔登多夫率领大型舰只赶到之前,用本人的舰载机就足以进行侵占。”

  在收到斯普拉格请求援助的电报后,哈尔西又接踵收到金凯德的数份电报,并且,此中的一份是明码电报,要求派出飞机和快速战列舰进行援助。栗田截收到这份明码电报后,认为在附近海域有一支强大的水面舰艇部队能够敏捷地援助斯普拉格,因此,甚为惊慌。另一方面,上述电报激愤了哈尔西,他说:“庇护第7舰队并非我的任务,我的使命是进攻,是率领第3舰队实施突击,去突击那种不只对金凯德和我们有严峻要挟,并且对整个承平洋战局部有严重影响的仇敌海上军力。”哈尔西认为,他所采纳的步履是最准确的。他电令阃在东南海域补给燃料的麦凯恩的特混大队急速去援助斯普拉格,并把上述办法向金凯德作了传递。哈尔西率领第34特混舰队和第38特混舰队的3个特混大队,继续北进,离莱特湾越来越远。

  其时,坐镇珍珠港的尼米兹按照收到的第3舰队和第7舰队之间的交往电报,从作战图上凝视着战役的进展环境,

  终究感觉必需亲身干预干与此事了。于是,他给哈尔西发了一份简短的电报:“第34特混舰队,在哪里?”

  尼米兹司令部的一个少尉军官,担任把报文加密。凡是是在报文的首尾随便加上几句话,以使仇敌难以破译。然而,他违反了划定,所添的话很可能被认为是电报的注释。过后追查此事时,他认可其时没有发觉到所添的话欠妥。他说:“那是我灵机一动加上的一句话。”

  哈尔西曾经号令旗舰“新泽西”号的通信官,收到作战方面的告急电报后,把译码机处置过的报文删去外加的词语,宣接送给哈尔西本人或卡尼参谋长,无须再花时间去抄写电文。按说,尼米兹发来的电报经译码机处置后,按划定以反复语为标识表记标帜,能够把外加的话同注释区分隔来。可是,加在这份电报末尾的词语酷似注释,译码军官误认为满是注释,未加删减就送给哈尔西了。成果这份报文上写着:

  本来,这种反复语应在译好的正式报文中删去,这份报文删掉反复语当前的部门,则应是:“第34特混舰队在哪?”

  10时稍过,收到这份急电的哈尔西有些气恼,他认为,这是对他的一个嘲讽。特别是还将这份电报还送海军作战部长金海军大将和金凯德,这更使他感应不快。哈尔西看到报文的最初一句话时,认为这是对他的侮辱,感应大肆咆哮。

  哈尔西对尼米兹的这份报文,特别是对那奇异的结尾,越想越生气。近11时,终究在一气之下改变主见,号令第34特混舰队把航向从0度变为180度,由北上改为南下。

  11时15分,第34特混舰队曾经改变航向,向南航进。当该编队从第38特混舰队旁边通过时,哈尔西号令博根率领的航空母舰特混大队随他同业,以便供给空中保护;并派劳伦斯·杜博斯海军少将批示的4艘巡洋舰和10艘摈除舰随米彻尔的两个航空母舰特混大队同业,以便供给海上援助。

  米彻尔率领谢尔曼、戴维森的两个航空母舰特混大队和杜博斯的水面舰艇群继续向北追击,以便再次对日北部编队实施空中突击。快要半夜,第3次派出突击机群(200余架舰载机)袭击残存的日航空母舰。成果,“端凤”号被重创,但仍浮在水面。“瑞鹤”号被击中3条鱼雷而沉没。在加入袭击珍珠港的几艘日本航空母舰中,“瑞鹤”号是最初被击沉的一艘航空母舰;除半途岛海战外。它加入了承平洋和平中的历次航空母舰之间的交战。午后,第4次派出突击机群,终究击沉奄奄一息的“瑞凤”号航空母舰。第5次派出的突击机群,实施最初一次突击,集中轰炸改装的“伊势”号战列舰,有几颗炸弹在其附近爆炸,但无一射中。加入此次战役的飞翔员们几乎都已持续战役了两天。

  14时许,米彻尔认为他的航空母舰部队过于接近日军,为了平安起见,便率领谢尔曼和戴维森两个特混大队转而向东航行,只派杜博斯率领的巡洋舰和摈除舰部队继续北进,以摧毁受伤的日舰。可是,这终究不是一件垂手可得的事。由于小泽还有2艘改装的战列舰,哈尔西已将第3舰队的6艘战列舰全数带走。在杜博斯的水面舰艇编队前往击沉小泽放弃的最初一艘航空母舰“千代田”号时,日北部编队的大部门舰只曾经远远离去。然而,天黑后,杜博斯编队追上3艘日军的摈除舰,颠末炮战和鱼雷攻击,击沉此中1艘。美军的几艘潜艇在此地以北设伏,受伤后零丁驶向本土“多摩”号轻巡洋舰又被此中的一艘潜艇击沉。其时,美承平洋舰队潜艇司令查尔斯·洛克伍德海军中将在日军舰只可能窜逃的各个航线上都设置装备摆设了潜艇。

  小泽作为钓饵的航空母舰虽然全被击沉,可是他竟把别的13艘水面舰只中的10艘带回本国,超卓地完成了诱敌使命,取得了出乎预料的成功。他不只使栗田部队免遭三军覆没的下场,并且也使本人率领的“钓饵部队”的大部门舰只免遭幸运。然而,日本却未通过小泽的步履达到所等候的最终目标。因为小泽与栗田的无线电通信联系中缀,虽然莱特湾内的美军登岸输送队曾经处于日军舰炮火的射程之内,然而,栗田并未实施突击。

  10月25日凌晨1时许,栗田率领的地方编队(其时髦有战列舰4艘、重巡洋舰6艘、轻巡洋舰2艘和摈除舰11艘),驶出圣贝纳迪诺海峡,进入承平洋,当即发出战役警报,变为夜航的搜刮队形,不寒而栗地向东航进。3时,栗田部队向右转向,沿萨马岛海岸向东南航进。当栗田沿此航向前进时,接到西村的最初一份电报:南部编队在苏里高海峡遭到美军的袭击。1小时后,又接到志摩来电:“我部正在撤离疆场。”按照这两份电报,栗田准确地判断出:日军在南面的突击步履已被挫败。可是,粟田却与北面的小泽得到了联系。

  日出时,栗田部队由夜航的搜刮队形变为防空的环形队形,所属舰只成数列纵队前进。变换队形的信号刚一发出,“大和”号旗舰桅楼上的了望哨就演讲在东面的水天线处呈现了几个黑点。顷刻之后,从“大和”号的舰桥上用视力即可看见航空母舰及其鉴戒舰只的舰桅杆,接着又看到了舰体。栗田的参谋们分歧认为,必定是碰着了哈尔西第3舰队的航空母舰特混舰队,水天线处的舰只就是美国的航空母舰群、巡洋舰群、摈除舰群和几艘战列舰。然而,哈尔西的舰队其时正在300海里以外的北面海域,预备对小泽部队实施突击。在东方的晓雾中,栗田及其参谋们适才看到的,现实上是克利夫顿·斯普拉格海军少将批示的第3护航航空母舰大队,辖有18节的护航航空母舰6艘、摈除舰3艘及护卫舰4艘。与第3护航航空母舰大队军力根基不异的第2护航航空母舰大队,在弗利克斯·斯顿普海军少将批示下,这时正在策3护航航空母舰大队的东南水域担任鉴戒。托马斯·斯普拉格海军少将(兼任护航航空母舰特混编队批示官)间接批示的第1护航航空母舰大队,这时正在南面130海里以外的棉兰老岛附近施行鉴戒使命。上述3个大队就是其时美军可以或许用来庇护登岸输送队免遭仇敌袭击的军力。

  有的参谋兴致勃场地向栗田建议,与其袭击美军的货船和运输舰船,不如袭击当面这支强大的航空母舰特混舰队(日军认为C·A·F·斯普拉格大队是一支航空母舰特混编队)。可是,栗田还有本人的筹算。他晓得,不克不及希望友军赐与空中援助,而本人部队的防空火力也不敷强。然而,海战是不成避免的。在这种环境下,栗田本应改变战役序列,在战列舰和重巡洋舰的保护下,派出轻巡洋舰和摈除舰前往实施鱼雷攻击。可是,栗田却没如许做,而号令部队变成防空序列。正在变换队形时,栗田号令对敌实施攻击。这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各个分队自行批示,航速快的冲在前面,使栗田部队完全陷入紊乱之中。6时58分,栗田部队的舰炮起头射击。

  克利夫顿·斯普拉格其时比栗田更为惊慌。巡查机报击发觉仇敌后,他就在西面海上看到日舰的塔形舰桅,遂即号令本大队转向,迎着东南风航进。如许,既可加大与日舰之间的距离,又可使飞机起飞。接着,就号令舰载机当即起飞。当460、406和356毫米的炮弹在护航航空母舰四周掀起庞大的水柱时,斯普拉格号令各舰施放烟幕,全速规避,敏捷驶入附近的降雨水域。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些航速低、吨位小的护航航空母舰和一些战役力不强的鉴戒舰会要同日本的快速水面舰艇部队比武。因而,他当即用明码发报,请求援助。他说:“如敌大口径火炮对我舰只再继续轰击5分钟,我们的军舰将荡然无存。”

  下面记述的就是海战史上一场稀有的追击战,这场追击战竟以意想不到的成果而了结。斯普拉格率领部队在暴风雨直达而向南航进。他认为,第7舰队的水面舰艇部队一经获悉他处于险境之中,便会赶来援助,若是开往莱特湾标的目的,就有但愿在途中碰到援兵。不久,美军的这个大队从暴风雨中驶出,再次表露在日军面前。可是,栗田部队既不堵截斯普拉格大队的退路,也未对其实施突击,却继续沿着本来的航向向东追击。栗田诡计在美航空母舰部队的优势占领队位,以阻遏美舰顶风航行,使其舰载机不克不及起飞。

  8时,日本的几艘战列舰和重巡洋舰从斯普拉格大队的舰尾标的目的追来,还有几艘重巡洋舰从其左舷迫近,大有断其后路之势,迫使斯普拉格逐步向西南标的目的活动。快要9时,原在战列舰后面跟进的一支巡洋舰摈除舰部队(巡洋舰1艘、摈除舰4艘),达到斯普拉格大队的右后方,明显是诡计对其合围。

  不久,两边的水面舰只就交火了。斯普拉格派3艘摈除舰,后来又加派3艘护卫舰,前往对来袭的日本摈除舰进行火炮射击和鱼雷攻击。这其实是一场决死的拼搏。如统一位护卫舰舰长在倡议攻击前为激励官兵奋勇杀敌所说的那样:“我们是同绝对劣势之敌进行殊死博斗,不克不及抱有活下来的但愿。”这几艘美舰在日军大口径舰炮的稠密射击下破浪前进,逼近敌舰进行鱼雷齐射,施放烟雾,尔撤退退却入暴风雨中。

  在初次攻击中,“约翰斯顿”号摈除舰发射的一条鱼雷击中了“熊野”号重巡洋舰,使其丧失灵活能力。未过几分钟,其它几艘护卫舰也对“鸟海”号和“筑摩”号重巡洋舰实施了鱼雷攻击。“铃谷”号重巡洋舰被一颗炮弹击中,航速减至20节,后来驶到“熊野”号附近,接走战队司令官及其参谋人员,但“铃谷”号也没赶上步队,未再加入这场追击战。斯普拉格大队上述攻击步履的最大结果是,迫使“大和”号旗舰及在其后跟进的另一艘战列舰为了规避美军的鱼雷攻击,改变航向朝北驶去,未能继续追击。如许,栗田就看不到美航空母舰,不克不及控制疆场的战役势态,斯普拉格大队便乘机撤走了。

  当美舰对栗田部队继续实施突击时,“霍埃尔”号摈除舰中弹40余发,英加诺得到灵活能力,最初只好弃舰。这艘军舰成了日军集中射击的方针,凡是舰炮射程达获得的日舰,一齐对其射击,弹如雨注,直到将其击沉。几分钟后,舰体被356毫米炮弹炸裂的“塞缪尔·罗伯茨”号护卫舰也倾覆沉没。这时,已受轻伤、鱼雷曾经用完的“约翰斯顿”号摈除舰,又发觉日本的1艘巡洋舰和4艘摈除舰来对美航空母舰实施鱼雷攻击,“约翰斯顿”号当即对其开炮射击。这几艘日舰诡计堵截美军的退路,形成了严峻的要挟。“约翰斯顿”号掉臂安危,当即向其冲去,虽然遭到敌舰的狠恶炮击,却使日舰不克不及占领有益的发射阵位,过早地发射了鱼雷,因此未能击中美航空母舰。然后,上述日舰向“约翰斯顿”号驶去,并包抄了该舰,集中火力将其击沉。这时,为航空母舰大队担任鉴戒的别的2艘摈除舰也中弹受伤。在古今的海战史上,大要没有哪一国海军舰艇能象斯普拉格批示的护航鉴戒舰只那样,面临强大的仇敌,毫不退缩,勇敢奋战,完美地完成了战役使命。

  斯普拉格的6艘护航航空母舰被栗田部队的几艘重巡洋舰赶到下风标的目的,再也不克不及操纵烟幕来保护本人而起头中弹。起首是几艘重巡洋舰从其左后方追来,接着,又有2艘战列舰对其进行炮击……。美航空母舰之所以未被全歼,是出于日军的射击不敷切确,美军的损管功课很是得力,日军利用的穿甲弹穿过没有装甲的护航航空母舰的舰壳而未爆炸。然而,“甘比尔湾”号航空母舰中弹过多,无法急救,终究丧失灵活能力,起头倾斜,于9时7分沉入海底。

  匹敌击栗田部队起决定性感化的是舰载航空兵。克利夫顿·斯普拉格和弗利克斯·斯顿普两个大队所属的鱼雷机、轰炸机和照顾炸弹的歼击机,后来获得莱特湾岸基飞机和托马斯“斯普拉格大队(包罗袭击“最上”号返航的飞机)所属飞机的援助,在栗田部队上空作战的美军飞机越来战多,这些飞机交替投入战役,能够持续不竭地进行攻击。有些飞机弹药耗尽时,就作模仿爬升动作,以钳制仇敌;有的飞机就近下降到斯顿普大队的航空母舰上,进行加油;有的飞到较远的塔克洛班机场去弥补燃油和弹药。在美舰载航空兵的持续突击之下,日军的“鸟海”号、“筑摩”和“铃谷”号3艘重巡洋舰再次遭到重创,已濒于沉没。按照日军的教令,碰到空袭时,“各舰可自行灵活。”如许一来,地方编队所属的舰只就分得很开,愈加紊乱了。日军的批示官们把他们的进攻结果估量过高,认为正在对美国的快速航空母舰编队进行追击。

  其实,栗田既失掉了同克利夫顿·斯普拉格大队的接触,也与所属的大部门舰只得到了联系。于是,他认为,既然美航空母舰编队曾经逃走,就应把本人的步队拾掇一下,9时11分,栗田以20节的航速北上,同时电令所属舰只向“大和”挨近。粟田下达命今时,有2艘重巡洋舰正与美舰交战,向南疾驰,与美航空母舰已接近到几乎能够间接对准的距离。在巡洋舰后面跟进的2艘战列舰也离美舰较近。正在交战的几艘摈除舰再对峙顷刻,就可在搬出战役之前将“约翰斯顿”号击沉。

  几分钟前,看来还一切都对栗田部队有益,可是他却撤出了战役,这使斯普拉格感应惊诧。于是,斯普拉格便率领所部向25海里以外的莱特湾驶去。

  因为栗田部队撤出战役,第7舰队的几艘护航航空母舰才免于被歼。这不只在其时看来是一个奇观,就是在战后也使美国人感应很是奇异。这一天的海战虽然曾经告一段落,可是日军的抵当并未竣事。日军新组建的神风特攻队,10月25日出击,首战告捷。这种特攻队由抱有必死精力的飞翔员构成。将其定名为“神风”特攻队,是由于忽必烈的蒙古舰队于1273年和1279年两次出兵侵日,均因台风将其舰队吹散而未得逞。后人便称这种强台风为“神风”。

  坐镇菲律宾的日本第一航空舰队司令官大西胧次郎海军中将,得知栗田部队起头进攻莱特湾,便认为利用飞翔员实施拼死攻击的机会曾经到来。可是,缺乏锻炼的轰炸机飞翔员要冲破美舰对空火力的严密封锁进行轰炸是不成能的。若是飞翔员们驾驶着挂小型炸弹的零式战役机,瞄准方针进行冲击,虽然经验不足,若是飞机机能较好,也有可能实施无效的攻击。大西在吕宋岛的克拉克基地,亲身向所属飞翔员们提出了这种攻击方式,当即获得大师的附和。即便采纳这种攻击方式也为时已晚。可是日军仍是决定利用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新战法,来匹敌美军日益增加的海上劣势。

  为了共同水面舰艇部队对莱特湾的进攻,日军航空部队持续4天都动用了神风特攻队。但因气候不良,或因搜刮不妥,而未发觉任何方针。24日,在吕宋岛附近,日军以常规的攻击方式对谢尔曼的航空母舰特混大队进行了攻击,但战果甚微。这一现实申明,火急需要寻求无效的攻击方式,以获得更好的战果。若是“神风”式攻击方式确是一种无效的歼对手段,那么,以现实来证明这一点的机会曾经到来。公然,第二天晚上,“神风”特攻队成功地进行了初次突击。

  10月25日破晓,由6架飞机构成的“神风”特攻队从棉兰老岛的达沃机场起飞,在向北飞翔途中,发觉托马斯·斯普拉格的护航航空母舰大队。美护航航空母舰的舰载机正预备起飞去袭击栗田部队。这时,上述6架零式战役机从大约3300米的高度穿过密云爬升下来,有的进行接近垂直的爬升攻击。这几架“神风”飞机间接冲向“彼特洛夫湾”号和“桑加蒙”号护航航空母航,因为高射炮火的抗击,未能射中方针。可是,这个大队的别的2艘护航航空母舰“苏万尼”号和“桑提”号被特攻机击中,飞翔船面和机库船面均被炸弹炸穿。在一片紊乱之中,有一艘日军潜艇悄然地接近到“桑提”号附近,进行了鱼雷攻击。这2艘航空母舰虽被击伤,但仍能连结本人的步队,并及时采纳了报管办法,几小时后又投入了战役。

  接近半夜时,栗田部队俄然遏制射击,从克拉克基地起飞的“神风”机对已遭重创的克利夫顿大队进行追击,有1架特攻机向“基特坎湾”号爬升下来,虽然稍稍偏了一点,但仍较成功,使“基特坎湾”号遭到重创。还有2架“神风”机冲向“加里宁湾”号(该舰在此之前已被击中14颗炮弹),惹起大火。还有1架特攻飞机撞击了“圣洛”号,炸穿了飞翔船面,惹起大火,并引爆了机库船面上的炸弹和鱼雷持续的爆炸,把这艘航空母舰炸得破烂不胜,近半夜时沉入大海。

  克利夫顿·斯普拉格把残存的鉴戒舰只留下去拯救“圣洛”号的落水者,而本人则率领几艘航空母舰向马努斯岛撤去。后来,在谈到此事时他说:“我们被打得狼狈万状,其时感觉即便有护航舰只担任鉴戒,也是不免要挨打的。”

  栗田认为,不管如何得先把本部队残存的舰只调集起来,再采纳下一步作战步履,便令所属部队别离驶往萨马岛海域。虽然日方也有毁伤,可是栗田认为,整个上午的海战打得相当不错。他估量,已击沉美军航空母舰3至4艘、重巡洋舰2艘及摈除舰若干艘。栗田曾一度改变航向,诡计再次驶往莱特湾。然而顷刻之后,他又提出一个愈加妥帖的作战方案,使改变了航向。栗田判断,美军的登岸输送队可能还未卸完载,可是,这些船只已多次接到警报,生怕曾经撤离莱特湾。另一方面,栗田从截获的电报中得知,一支强大的美国航空军力正向莱特岛集结,第3舰队的几个航空母舰特混大队也从各个标的目的向他的部队驶来,虽然面前还没看到敌舰,但他曾经预见到美军向他包抄过来。在这种环境下,莱特湾与其说是一个该当去捕获战机的处所,不如说是一个陷井。于是,栗田决定,无论若何要在外海与仇敌进行一次较劲。

  栗田受领的使命,与哈尔西担负的任务类似,也就是说,如无机会,可酌情对敌航空母舰编队实施突击。25日晨,马尼拉来电称在萨马岛东北发觉美航空母舰编队。栗田及其参谋们颠末充实考虑后,认为这支航空母舰编队是一个最适合的突击方针,如能获得吕宋岛岸基航空兵的援助,地方编队大概可以或许取得一次决定性的胜利,至多也是一次豪举,为主力部队增光,以流芳后世。13时稍过,当美护航航空母舰进行最初一次突击时,栗田部队曾经向北驶去,以寻找马尼拉来电中提到的那支航空母舰编队。

  不久,美军的第一批舰载机就从东北标的目的袭来,这是麦凯恩航空母舰特混大队的舰载机按照哈尔西的号令赶来萨马岛海域进行援助的。因为麦凯恩的舰载机实施近程突击,必需照顾副油箱,所以未挂较重的鱼雷,只挂了炸弹。美机的此次突击虽然未对栗田部队形成多大毁伤,但却使栗田果断了不再进入莱特湾的决心。

  近薄暮时,按照栗田的请求,吕宋岛上能够参战的日本岸基飞机几乎全数出动,对预期的美航空母舰编队实施协同攻击。这恰是两天来栗田部队所等候的空中援助。

  可是,栗田的希望落了空,连美国航空母舰编队的影子也未发觉。这时,日摈除舰的燃料已剩下不多,栗田及其参谋们与海上及空中的仇敌持续奋战3天,曾经筋疲力尽。在这种环境下,栗田认为独一的选择是撤出战役。快要黄昏时,栗田部队驶向圣贝纳迪诺海峡,21时30分进入海峡。只要“野分”号摈除舰为了从即将沉没的“筑摩”号重巡洋舰上接下舰员落在其它舰只的后边。

  这时,哈尔西把24日夜间集结在吕宋岛以东海域的全数军力分四路展开。勾当在北部海峡的米彻尔编队,与杜博斯率领的巡洋舰摈除舰特混大队分隔步履,令杜博斯大队达到航空母舰编队的前方,以便击毁小泽部队中因被重创而落伍的军舰。哈尔西诡计在栗田部队驶抵圣贝纳迪诺海峡之前就特其击溃,所以又从南下的舰只中抽出2艘航速最快的战列舰(“衣阿华”和“新泽西”号)以及3艘轻巡洋舰和8艘摈除舰先行。如许一来,第3舰队的军力就愈加分离了。哈尔西率领其直辖部队向南疾驶,诡计抢在日军前头。然而,这是徒劳的。午夜稍过,当哈尔西达到圣贝纳迪诺海峡时,栗田部队尚未进入海峡的舰只仅有“野分”号一艘了。哈尔西的巡洋舰和摈除舰对这艘日舰进行了炮击和鱼雷攻击,敏捷将其击沉。第3舰队的快速战列舰群起首刚向北航行300海里,然后又转而向南航行300海里,往返于日军两支主力部队之间,未同此中的任何一支部队交战。

  栗田部队以最大航速连夜横渡锡布延海,26日日出后,曾经通过整个塔布拉斯海峡,在班乃岛以西海域转为向南航进。这时,博根和麦凯恩两个特混大队已在吕宋岛附近水域汇合,并派舰载机前来袭击栗田部队。“能代”号轻巡洋舰被舰载机击沉,落伍的“熊野”号重巡洋舰遭到重创。至此,遭到繁重冲击的栗田部队持续4天所实施的突击才算竣事。栗田率领4艘战列舰、2艘重巡洋舰、1艘轻巡洋舰和7艘摈除舰,逃脱了哈尔西的追击。这些残存的舰只虽然曾经不克不及成为一支强无力的进攻军力,可是麦克阿瑟和金凯德在拟制进攻菲律宾的下一步作战打算时,仍然必需当真考虑日军这支海上军力的具有。

  决定莱特湾海战结局的有以下几个根基要素:美国的海上力量拥有庞大的劣势,并有其它友邦的战役舰队予以加强,还有美国航空军力的强大援助;盟军的潜艇堵截了日军的燃油补给线,加上日军仍是取分兵防守的计谋,以致日本舰队处于被朋分的形态。莱特湾海战的特点是,美军和日军的各海上编队之间的无线电通信均不敷通顺,未能当令地互通谍报。美国海军部队因为在作战海区没有同一的批示,其战役力的阐扬明显遭到了影响。日本舰队虽有丰田结合舰队司令长官实施同一批示,然而在协同作战和彼此援助方面还不如美国舰队。这场汗青上规模最大而又极其复杂的海战,就是在上述环境下展开的。对交战两边来说,这场海战或者取得灿烂战果,或者得到战机,往往就在一念之差,这是值得深思的。

  日军没有达到歼灭莱特湾中盟军登岸输送部队这一次要作战目标,本人反而丧失战役舰只306000吨,此中包罗战列舰3艘、航空母舰4艘、巡洋舰10艘、摈除舰9艘。而美军仅以丧失舰只37000吨(轻型航空母舰1艘、护航航空母舰2艘、摈除舰2艘和护卫舰1艘)的价格,不只保障了登岸输送队的平安,并且使日本海军丧失了其赖以再次策动舰队规模海战的能力。如许,莱特湾海战就以美军取得庞大的胜利而了结。然而,无论是美军仍是日军,都没有充实而无效地阐扬海军军力的感化。

  栗田部队虽然遭到了史无前例的持续空袭,却能在没有空中保护的环境下横渡锡布延海,并悄然地冲破圣贝纳迪诺海峡,进入承平洋。可是,他却没有充实地操纵其时的有益战机。栗田对美军的一支护航航空母舰大队进行了分离的攻击,这不只其部队陷入紊乱,失掉攻击方针,并且也使其部队彼此之间得到了通信联系。栗田部队遭到的丧失大于取得的战果,最初沿着出去的航路撤了归去。西村部队应与栗田部队协同进攻莱特湾,但比预定打算提前进入苏里高海峡,陷入了美军的伏击区,白白丧失了本人的军力。志摩将军因为过虑而未能同西村进行协同作战。当他发觉西村舰队丧失惨重时,便明智地从苏里高海域撤离了。小泽则象事先意料的那样,丧失了作为钓饵的几艘航空母舰,可是却使美国第3舰队远远分开莱特湾,并能把所率领的大部门水面舰只保留下来。小泽虽使栗田部队免于被歼,却未能将诱敌成功而为栗田部队缔造了极好战机的环境向友军传递。日军获得战果的另一办法,是利用“神风”特攻队进行了突击。其突击规模虽然无限,但对下一步的作战是有必然感化的。10月25日,特攻队已对盟军舰队进行了初次突击。

  美国海军的各个参战部队都超卓地完成了使命。可是,第3舰队和第7舰队因为一系列的判断错误,而未能很好地协同作战。哈尔西已经集结军力对锡布延海的日当地方编队实施狠恶空袭,使其临时撤离。可是后来,他认为第7舰队必然会派出军力去保护莱特湾的北口,便放弃了地方编队这个方针,也未对圣贝纳迪诺海峡和登岸地区进行保护。奥尔登多夫也许认为这是两边战列舰、巡洋舰之间的最初一次炮战,便把苏里高海峡封得风雨不透,以劣势军力和稠密火力痛歼西村部队,奥尔登多夫确有把握篡夺此次海战的胜利。由于金凯德认为莱特湾北口由第3舰队担任保护,则把所属的水面舰艇部队几乎全数交给了奥尔登多夫。米彻尔历来沉着自如,长于巧妙地利用航空兵,把日本出动的几艘航空母舰全数击沉。然而,日本北部编队和地方编队的军力却未被全歼。此次要是由于哈尔西在此次海战的关镀时辰,不恰当地把水面舰艇部队的主力北调南遣,以致南北两个疆场都不得不以较弱的军力去对于日军。

  在此次海战中,最令人难忘的是,美国海上部队在萨马岛海域所进行的协同作战。莱特湾近在天涯,美军的协同作战却使栗田部队终究返航了。在这里,克利夫顿·斯普拉格大队,在斯顿普和托马斯·斯普拉格两个大队的援助下,把操纵风向、暴雨、施放烟幕、舰艇活动、实施空袭与海上攻击连系起来,巧妙地使用可能采纳的各类战术,终究打乱了栗田部队的摆设,击退了劣势之敌。从空中来看,护航航空母舰的舰载机虽然没有进行过攻击水面舰只的锻炼,可是也和快速航空母舰的舰载机一样,超卓地完成了战役使命。从海上来看,克利夫顿·斯普拉格大队的鉴戒舰只虽然不大,却能不畏强敌,冒着日军战列舰和巡洋舰的稠密炮火,奋勇挑战,巧妙地操纵烟幕和暴雨进行荫蔽,实施鱼雷攻击。鱼雷用完后,还能以127毫米舰炮匹敌356毫米和406毫米的巨炮。这就保障了对敌舰成功地进行空袭,且使大部门护航航空母舰撤出战役。这两个小时的勇敢步履、献身精力和巧妙战术,在美国海军史上写下了辉煌的篇章。